不思我

我愿醉他乡,不顾经年梦

哆啦A绒:

画了一个hp paro的叉男!








好多错别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奔溃

故事背景设定在三强争霸赛 为了给老万名正言顺看望查查的机会!老万之所以穿那么贵妇也是因为德姆斯特朗位于北边 所以要保暖一点!
然后私设德姆斯特朗学校在德国 事实上原著是在北欧
没有画布斯巴顿可爱的妹子们 心好痛 有机会一定画嘤




ps:刚刚有妹子想借设定想写文  都可以的 注明出处你们想怎么放飞就怎么放飞  我就坐着等肉吃!

经年旧梦【hp·sshp·斯哈性转】

经年旧梦
【壹】

哈莉·波特再一次从梦里醒来。
是个噩梦,她梦到她母亲离世,这次和往常的每一次都不一样,这次,她母亲身边,有一个黑发的男人。
母亲死了,这个男人哭的很悲。哈莉似乎还能感受到梦里,那个男人的悲痛。回忆噩梦让哈莉头上的闪电伤疤很痛,她很想为梦中为母亲痛苦的男人悲伤一会。但她不能,她很明白,如果现在睡不着,明天就会没有力气承受姨妈家大量的劳务。
“哈莉!你个懒骨头,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我们好心收留你在这住!你就这么报答我们!”冷漠的姨夫再次把哈莉从床上揪着头发拉起来。
“放手!亲爱的!你不要动手!”佩吉姨妈拉开了姨夫“哈莉,赶紧去做早餐!等下我们要和你达力表哥去看电影!”佩吉阿姨顾着安抚丈夫,忽略了哈莉不舒服的表情。
“在我们回来之前,最好你把家里打扫干净,不然小心我不给你饭吃!”
姨夫出门前恶言威胁了哈莉,作为警告,他把门重重甩上,虽然反应及时但哈莉还是被门夹伤了手指。
这样的生活还要多久,才能结束。哈莉坐在庭院的石头上叹气。
“波特家的小鬼。你受伤了。”又是这个男人,这个黑发男人总是出现在哈莉姨妈家的附近,准确来说,只要哈莉.波特遇上麻烦,就能看到这个男人出现。
黑色的眼眸,明朗冷峻的五官。修长的身材,以及他不苟言笑的冷漠的表情。
“不…不用了…我…”哈莉还没来得及拒绝,手指已经被男人拉过去捏在手里。
“不堪一击。”男人一只手的指尖把弄哈莉的手指,另一只手在他自己上衣口袋里翻找出一只小玻璃瓶。里面装满了闪烁这诡异光芒的液体。
“不!不要!会痛!”
“不会比你被你姨夫打更痛!”男人暴怒的指责了一句小姑娘,哈莉被吓的愣住,手指也任由男人摆布“不要动就不会痛。”
类似药剂的液体刚沾上哈莉的指尖就消失了,仿佛融入了哈莉的骨血。
“动一下看看!”男人放开哈莉的手。
哈莉尝试运动了指关节,很棒,一点痛感都没有了。
当哈莉抬头想感激这个男人时,男人又像他来时一般不见踪影。
“哈莉!你个懒骨头!你死去哪了!”房子里传来姨夫的怒号,哈莉才发觉大事不妙,她忘记打扫。
作为惩罚,她挨了姨夫一巴掌,还不允许吃晚饭。
哈莉跑出来了,是偷跑的。她实在无法忍受了,逃跑,是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可是哈莉却不知道自己能跑到哪里去,她早就是孤儿了。
借着月光和路灯,哈莉仅仅能看清楚公园,她的眼镜再一次被姨夫摔坏了。
夜里的风很凉,凉到让人骨头疼。哈莉身上穿着破旧的二手牛仔裤,以及永远不合身的,大很多码的旧T恤衫。夜风吹动公园的枯草,路灯闪烁。颇有一种微妙的诡异感。
“波特家的小鬼。”男人总是及时出现在遇到麻烦的哈莉身边。“让我猜猜,你会出现在这里。你的姨夫又打你了?”
“…嗯。”哈莉犹豫了很久才发出小猫一样的回答,她不能说话,脸很痛。
“现在不回去吗”
“不想回…”
“在英格兰的十二月。我认为你是在送死。”


【斯哈】Snape夫妇(含性转)09-10 正文完

君梓: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真心不会写战斗的场面otz凑合看一下吧quq


*Severus Snape×性转!Harry Potter


*因为不会做超链接所以前文请戳头像


*文末有碎碎念可以略过,以及欢迎评论想看的番外


*以下正文



09.
“Severus Snape?!”
“Harry Potter?!”
他们同时惊叫出声。
Harry从未如此认为自己的命运的可笑,她嫁给了一个黑巫师,却又一心一意地认为对方是个麻瓜!
Severus Snape更是觉得荒谬,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他的妻子,那个看上去娇小脆弱的女人,是救世主?!Merlin的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大了?!这简直比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结婚还可怕!
——Snape先生你忘了你和Harry就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结婚了吗?
Harry意识到了什么,瞪圆了本来就大的碧色的眼睛:“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肯要一个孩子吗?因为你,你是一个该死的黑巫师?!”
“什么?当然不!暂时不要孩子的原因是我们都该死的经常出差!而你又不肯辞掉那该死的工作!哦!哈!是了,你当然不肯辞掉,你可是伟大的、愚蠢的救世主Ms.Potter!”Severus阴沉着脸,尖酸刻薄的话从他嘴里没有停歇地冒出。
“你以为我想做这个救世主和你那没鼻子老大打个天翻地覆吗?还有!我的确是个Potter!但是我更是你的妻子!不要总是Potter、Potter地叫我!”Harry气的小脸通红。
一时之间场面变得尴尬起来,食死徒们没想到以冷酷自持而闻名的Lord的左膀右臂的Severus会大呼小叫,而在场的几位傲罗也没想到平时虽算不上温婉,但是脾气还算温和,为人开朗的大姐大会像个泼妇一样大惊小怪。
然而他们都比不上Voldmort,他大概是在场除了两位当事人以外最迷茫的人了,他最衷心的助手和他的“真命天女”在一起了?这是他没睡醒吗?
“安静!!”Voldmort回过神愤怒地打断了他们彼此的质问。
Harry冷笑了一声:“该安静的是你!我们夫妻间的事用不着你这个没鼻子的魔头来打断!”
Severus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在计划执行之前他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他微微低下头做出谦逊的姿态。
计划。
Severus握紧双拳,他万万没想到Harry会是救世主,在此之前他还在怜悯“素未谋面”的女人,如今却被告知这个女人就是他的Harry。
Severus想要救她,却无能为力。
Voldmort的好心情没有被他们的插曲打断,他虽不满Severus的隐婚和两人一眼就能看出的深厚的感情,但是当务之急还是杀死救世主。
Voldmort示意手下放开Harry,好心情地把手中的魔杖扔给她:“来吧,Harry Potter,你在学校里也学过吧,决斗,来,站起来!”
Harry捡起魔杖,掸了掸裤子上的土,把散落的发丝挽到耳后,沾染了灰尘的脸上带着不屑而高傲的表情。
她和Voldmort背对着背向前走。
一步。
她想起了Hernione和Ron,还有两人未满周岁的儿子,小孩在她怀里留下的柔软触感还历历在目。
两步。
她想起自己的朋友们,傲罗司的同事们,那些前一天还与她说说笑笑的巫师第二天就可能死于一个黑巫师之手。
三步。
她想到这个计划的必然环节是她的死亡,她短短二十余年的人生终于走到了尽头。
四步。
她想起和Severus的初见,高大的男人被大雨淋了个透,狼狈却难掩帅气。
五步。
她想起结婚那天Severus穿着西装在阳光下等她,他深色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她,仿佛世界就剩下她一人。
六步。
她想起Severus在牧师面前郑重地说“我愿意”。
七步。
她抬起头,Hermione和Ron还有几个傲罗司的同事就站在她面前的不远处,一双双眼睛都带着担忧。
她轻轻向Hermione点了一下头。
计划开始。
Harry猛的回身高喊出咒语,绿色的光芒从魔杖顶端射出,同时Voldmort也喊出了咒语,两道光芒狠狠地撞在一起然后消散。
光芒消失的瞬间Hermione等人挣脱了束缚,食死徒见情况不对也都抽出了魔杖对质,一时之间红色的,绿色的,银色的光芒在空中划过。
Dumbledore突然出现插入战局与Voldmort纠缠起来,让Harry有了一丝休息的时间。
Harry转身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Severus,他握着魔杖指着一个食死徒,绿色的光芒闪出击中了食死徒,那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下了。
“我啊,在食死徒里有线人哦。”老校长轻松的话语突然浮现。
Harry和Severus极快的对视一眼,几步走到对方身边,同时矮下身子躲在放倒的桌子后面。
两人喘息着观察战局,时不时用魔法攻击食死徒们,一个魔法在两人脚边炸开,在两人身上添了几道划伤。
他们背靠着桌子坐在地上,眼睛盯着彼此脏兮兮的脸。
“回去把窗帘换了吧。”Severus突然说。
Harry一愣:“这个窗帘有什么不好的?”
“那会让我想起愚蠢的格兰芬多巨怪!”
“你那该死的斯莱特林绿更让人烦躁好不好!”
两人顿了一下,又同时说:“换成米色怎么样?”
夫妻俩轻笑出声,凑近彼此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一时间战争带来的伤痛和紧张都变得缥缈。
“等战争结束,我们就一起回家。”Severus的声音轻柔却坚定。
“好。”Harry与他对视,“我们一起回家。”

10.
两人迅速回到战局,在魔法间穿梭,七年的夫妻生活让他们比别人多了一份默契,一攻一防,一进一退都恰到好处。
熟悉的蟒蛇爬过石砖的沙沙声猛的进入Harry的耳朵,她转头看去,纳吉尼的尾尖消失在一个拐角处。
是时候了。
Harry推了Severus一下,大声道:“去完成你的任务!”
她的目光愈发坚定:“杀了那条蛇!”
Severus郑重的点了点头,捡起地上的格兰芬多宝剑就向纳吉尼跑去,Harry也快速跑向Voldmort接替了Dumbledore的战斗。
与事先预想的一样,Voldmort一心要杀Harry,根本没考虑过她为什么出来送死,Harry见时机已到,故意露出破绽被Voldmort打中。
还没来得及换窗帘呢。
Harry倒下的时候想。
与此同时,Severus成功找到了纳吉尼,制服一条蟒蛇对他来讲轻而易举,他高举起格兰芬多宝剑。
这就是终结了。Severus想。
他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终结Voldmort的生命的这一天了。
Harry,如果她活不下来,也许我可以带着她的尸体走,把她埋在花园里,我会实现我的承诺,无论生老病死都绝不放手。
Severus狠狠地刺了下去,纳吉尼惨叫一声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Severus远远的听到了那边人们的欢呼声,他们惊喜的尖叫着,胜利已是囊中之物。
她还好吗?Severus快步走向战场。
一片废墟中巫师们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黑巫师被按到在地上,表情狰狞,与Harry交好的夫妻俩拥吻在一起,几对情侣也拥抱着,亲吻着,安抚着,劫后余生总能有片刻的安宁。
Severus猛的停下脚步,他的女孩背对着他站在人群之间左右张望,胳膊上的伤把袖子浸成刺眼的红色,裤子也破了两三个口子,她的脸变得灰扑扑的,右眼眼角下有一道浅浅的划痕,额头上的闪电疤痕也变得栩栩如生起来。
她还活着。
Severus快速穿过人群,从Harry的背后拥抱住她。
“Sev?”Harry被他吓了一跳,但是很快转过身也拥抱住他。
两人拥抱了一会儿放开了彼此,Harry牵住Severus的手,她的手那样小,却又蕴含着那样强大的力量。
“Sev。”Harry笑着看着他,阳光下女人碧色的眼眸闪耀着光辉,“我活下来了——我们活下来了。”
Severus紧紧握住她的手:“嗯,我们活下来了。” 


END




*以下碎碎念


感觉上完结的有点仓促不过毕竟还有番外,我个人觉得正文部分结局最大的意义就是两个人从战争中活了下来,战斗场面十分苦手卡了很久结果还是这样实在抱歉quq


番外欢迎点梗,目前除了已经发上来了的番外1以外暂定了一个生儿育女(?)番外


感谢至今依旧没有弃坑的各位,Snape夫妇正文全文10199字在此完结,如有需要可以私信我要电子版,以及可能会出无料或小料


2017.6.18

【知乎体】有一个富有生活情趣的家人是怎样一种体验(ec甜饼,一发完)

甜到悲伤

cherikpotter:


匿名用户 


12450人赞同了该回答


蟹妖,但是担心家里人发现,所以还是匿了233


-小的时候,在我们拒绝他用基因学论文作为睡前故事后,爹地彻底放飞自我,从此每天晚上九点半准时进行童话故事新说,男女主角都被他改成他自己和老爹:什么英国魔法学校校长的养子与德国魔法学校校长的养子搞上啦,什么德国海盗头子为了让母亲得到永生劫持了一只蓝眼睛的人鱼最后人鱼为海盗殉情啦,什么受到诅咒变成野兽的孤僻男人与乡镇教师之间的爱情故事啦····(此处省略12450个故事)


讲的那叫一个声情并茂绘声绘色,偶尔还在我们脑海中展现他脑洞里的画面。现在想想,我爹地简直就是同人界的大手子啊!




-爹地深信爆炸就是艺术,凌乱才是美的最高境界—— 他最擅长的事儿是轰炸厨房,爆破锅炉,烹饪黑暗料理,一气呵成,是绝命毒师中的豪杰。


其实吧,我觉得这都是我爸惯的,每次他做的玩意儿再怎么鹅心,我爸都会非常走心的夸奖,告诉他‘非常美味’,接着趁他一转身,面无表情灰常决绝的把黑暗料理倒进我和pietro的碗里。





某日,我爸坐在餐桌旁翻报纸,爹地问他今天做的蔬菜沙拉好吃吗,他目不斜视回答好吃啊;又问他芝士鸡肉焗饭好吃吗,他颔首说不错啊;再问土豆牛肉汤好吃吗,他还专注于报纸,用毫无起伏的语气夸奖,说简直是绝赞啊。我见爹地笑的蓝眼睛里亮汪汪的,心想大事不妙了,赶紧戳老爸的腿,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erik,nina刚刚往你碗里吐的口水好吃吗?”


“好吃啊——嗯?什么?”


后边太惨了我就不描述了,哎,手动为老爸点蜡。




其次呢,他精通于书遁——漫天飞书之术,体现在无论爹地坐在哪儿,哪儿的地板上就会迅速被书和零食碎屑覆盖,我爸作为一个严重的洁癖强迫症患者,这么些年简直快被他折磨死了(因此我家客厅的画面总是:爹地睡在沙发上边翻书边往嘴里塞薯片,我爸就握着个扫把,翻着白眼在他脚底收拾落下来的碎屑,如果我爸那天心情不好,可能回提起他荡着的脚丫子,挠到爹地笑岔气求情)




-夏天家里一楼淹水,老爸急忙出门想办法排水,他呢,从不知道哪里操出来个充气潜艇,带着pietro和nina从楼梯上滑下来, 在大宅内玩上了激流勇进和打水仗。我老爸带着排水师傅一进门,就被他扬手泼了一脸水——“erik, 高不高兴,惊不惊喜?”后来听说爹地被老爸摁在浴缸里·····第二天吃早餐时抱怨cant feel his legs(手动滑稽)




-我上小学的时候瞒着他买了一本五十度黑,他用钓鱼执法收缴了我的书,翻了几面后扔在地上,一脸轻蔑的对老爸说“我觉得他们玩的没有我们高级。”


我和pietro,nina不在家的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


ps:你俩买避孕套就买嘛,干嘛扯什么那是做棒棒冰的模子啊???pietro那傻小子还当真了好吧!你们再这样我就要坚决鼓励他在你们的套子里滴清凉油了喂!






-爹地能把任何节日变成愚人节。记得过复活节的时候,学校要求设计一个复活节彩蛋作为手工课作业,我和pietro在爹地的指导下用纸盒外层,鸡蛋壳,胶带和颜料做了个巨星复活节彩蛋,在学校展示完以后,这个巨蛋被刻意安置在老爸公司的门口,我爸下班后瞧见了,好奇的凑上去一看,结果打扮成兔子的爹地,猛的破壳蹿出来,用装填了紫红色颜料的bb枪射了老爸一脸···




-爹地上课的时候幽默风趣,备受学生尊敬,每年期末结课的时候,他的学生们都会送他无比多的礼物,以至于我们得全家出动才能把它们搬运回家,以前学生们往往选择赠送苹果,后来某年,他教了个名叫詹一美的学生,那个学生鼓动全年级送了他一箱情趣用品嗯········老爸刚对此表示喜大普奔,立马就被爹地脑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只得抱住箱子,去敲邻居thor叔叔家的门:


“loki,送你一箱情趣用品。”


“不要,滚。”






-别人家的孩子犯事后要不就会被关禁闭,要不就会被剥夺看电视的权利,然而我爹地制定的惩罚制度向来都画风新奇···


比如说,鉴于对食品卫生方面的考量,我老爸从来不准我们吃路边摊,我和pietro上小学那会儿不懂事,瞒着他在路边买肉串吃,然而什么都逃不过我爹地的法眼(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当时是如何暴露的,明明他从来没读过我们)特地带我们去了大学的实验室,打着学习的旗号,让我们观察寄生虫的形态,然后笑眯眯的说这些玩意儿都是从路边摊的食物里提取的···呕····吓得我俩再也没敢吃过···


又比如说,当年为了惩罚pietro在商场里溜购物车撞翻架子的事儿,爹地趁pietro上学,把他所有的球鞋都缝上了铁片···从此以后出门,他一旦跑远就会被老爸呲溜一下吸走,拖在后边像小尾巴一样,完全是极品羞耻play233333




-为了维持家中的氛围,爹地从来不跟老爸在家里吵架,但是对于斗嘴这种事儿,他和老爸均是乐此不疲,经常能打三四个小时的嘴炮不停歇(爹地:斗嘴是保持情趣的一环,不爽不要玩)


但有时候他俩斗嘴过火了脾气上来了(总体来说我爹地脾气不错,但是我老爸有时候真的挺毒舌的,所以···),就会陷入冷战,不过我爹地这人特别有意思,他所谓的冷战也跟别人与众不同:


那天晚上他们撕到我爹地晚饭吃了一半就放下碗回房间的地步,一小时后,他从楼上气势汹汹的冲下来,小短腿蹬的家里的木地板嘎吱嘎吱响。


“erik,我想吃夜宵!”


“亲爱的,提醒一下你,我们还在冷战。”


“吃完了再继续不行吗,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你的被子扔到后院去,满足你‘冷’战的心愿。”


“你是不是傻,我们盖一床被子。”


“对啊,你舍得我晚上冻成冰块吗?“


“现在是夏天。”


“我很怕冷,你看我一天到晚套个毛衣对吧。”


“··········服了你了,xavier教授。你想吃什么?”


·············


好了,知道你们很恩爱了,下一个···




那么就回答到这里吧,本单身狗感觉十分的心累——


发布于 2025-5-1



如果朋友列表多了个小偷【性转 快新】

查尔斯,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留下他

教授的假发:

查尔斯想要一个家

一锦【架空历史古代宫廷,女尊,GL,BG,BL】

一锦【壹】
无情最是帝王家。
这个道理,生在帝王家的人怎么会不知,什父母亲族啊,宫闱中,自幼教的是政治权谋,走的是血色满天,看的是刀光剑影,杀的是亲子手足。
宣皇女一族自正赏二十一年大破衵闫皇帝的江山,改国号为宣,立新政,定都盛京,从此天下为宣皇女族所统,已三百有五年。
快入冬了,霜雪把琉璃白玉瓦打出一层薄冰。倒映着大红的宫灯,天沉的厉害,叫人分不清白日黑天。
宣平殿内有人正愁,年轻的女子,婀娜的身段,扶摇鬓梳的整齐大方,一身素衣也衬得脸蛋极好看。这女子正是当朝女帝鹤帝的大公主宣萝。
下了朝,即使是公主,怕也不愿再桂冠压头,锦绣栖身。使唤人除去了多余的衣物饰品,送了口气。
宣萝正在恨,是了,宣萝是正统出身,其父上贵为尚书院谢环瑶之子。又贵为长女,于情理,长公主之位已是囊中之物。可偏偏中途杀出个三公主宣艾。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公主。三公主求见。”宫婢努了努身子通告。
“不见,本宫…”宣萝正在愁烦心事,不愿再见到这败坏她好事的宣艾。西北军事告急,母皇又凤体有恙,本来今日朝见应是她大展神威主动为母分忧之事,半路却杀出了宣艾,主动请缨。
“宣萝姐姐何事不愿见三妹,可是怨恨三妹今日快姐姐一步拿到了龙牌。”宣萝话还没说完,宣艾就大摇大摆的由两个宫娥扶着进了宣平殿。身上虽是平常锦缎,却金光灿灿好不快活。
“三妹哪里话,妹妹肯亲驾宣平殿,是姐姐的福气”宣萝眼尖,一下便认出了宣艾身上的新画帛,那虽是杏黄,却用极细腻的手法纺上了金丝牡丹。隐隐还可看见有孔雀临枝的模样,不用说,这肯定是内务府新得的孔雀游园锦绣。
那批锦布是西域进贡而来,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传言母皇不赐予任何人,就连父上贵为母皇身边的近人都没有得到一尺,偏偏现在赐给了宣艾。“三妹新画帛真是细致,若没猜错定是西域进贡而来的孔雀游园锦。”
宣艾还想嘲讽一般宣萝有眼不识泰山,反倒被宣萝截了,心下一恼,不过想想也对,连孔雀游园锦都不认得,恐怕就不是她宣萝了。
“大姐姐好眼力,正是那锦。母皇前几日赐给了我,许我作件新衣物,否则,我还想把这锦收藏起来的。”听宣萝一夸,更是得意了一番
“可我听说,这锦不止杏黄一色,更有贵紫红色,怎么,没一并赐给妹妹吗?”
宣萝的话倒是重重打中了宣艾的死穴,整个皇宫,谁不知道上几任长公主的朝服无一例外都是紫红凤鸟图锦。可不是因为喜欢而已,更是因为贵紫色象征长公主的身份与权贵。母皇赐给宣艾珍稀的孔雀游园锦,却不一定就是立宣艾为长。
“宣萝姐姐不知,布是母皇让我自己挑的,选自己喜欢的,妹妹自知不配贵紫色,便挑了这杏黄。姐姐看看,可合身。是母皇亲自赐的裁缝。”
“…是吗…”

豆瓣评分9.2的年度神作《你的名字》,妈妈问我为何跪着看动画...

GACHA二次元社区:

《你的名字》豆瓣评分9.2,好于98%的动画,要知道全豆瓣动画最高9.3分,且也就俩片子。 


直接进入《你的名字》 >>> 






该片在日本上映十天票房突破38亿日元,目前预测本土票房能破80亿。官方表示会在全球85个国家或地区上映,已确认有台湾,但还未包括内地。


虽未在国内上映,但光海报恶搞就已经在微博上疯轮了一圈。


比如西游版《你的名字》



死亡笔记版《你的名字》



方言版《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讲的是彗星降临之时,小镇少女三叶与城市少年泷在身体互换后引发的一系列故事,有意思的是这个平行空间里的主角二人在时间上还相差了3年,三叶生活在2013年,泷生活在2016年。在剧情的推动下,两人从初见到不相见,从相寻到相忘,甚至忘记彼此的名字,当生活归于平静后却在人海茫茫中再次相遇…..电影在故事的高潮中完美落幕,不少观众表示哭着从影院里走出来。


这令我想起另一部动画,由细田守导演的《穿越时空的少女》。前者是身体互换,后者是时空穿越,这两个题材不少见,但能像这两部一样的集大成之作却实在难得。


用孙燕姿的《遇见》歌词来形容两部片子再妙不过。


《你的名字》: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穿越时空的少女》: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回到主题,《你的名字》由新海诚担任导演与编剧,画风唯美故事清新是诚哥的一大特色。


新海诚擅长在安静的表演中以背景衬托情感。爱情与距离往往是其作品的两大关键。在他的作品中:


《星之声》被战争隔离的异地恋。



《秒速五厘米》不断错过的初恋。



《言叶之庭》被世俗约束的师生恋。



虽然身为动画导演,但新海诚在采访中曾说过希望不看动画的朋友们能怀着共鸣来看他的作品,他还特别喜欢将现实场景体现到动画中。



值得补充的是,该片作画监督为安藤雅司(《千与千寻》、《幽灵公主》、《东京教父》),人设为田中将贺(《未闻花名》),配乐由日本老牌摇滚乐队RADWIMPS负责。你,心动了没?




【一起重温新海诚】>>>

EC 记个梗

艾瑞克和查查都是大学老师,艾瑞克教物理,查查教生物,艾瑞克和查查表面上是朋友,实际上是恋人。艾瑞克的女学生暗恋他,一直表现的很优来换取做老万助教的机会,然后女学生成了老万的助教,和老万一起参加研讨会,研讨会成功,老万就酷酷的回家了时,女学生表白。老万身都没转的掏出了钱包打开是查查和快银和老万一家三口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