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我

我愿醉他乡,不顾经年梦

经年旧梦【hp·sshp·斯哈性转】

经年旧梦
【壹】

哈莉·波特再一次从梦里醒来。
是个噩梦,她梦到她母亲离世,这次和往常的每一次都不一样,这次,她母亲身边,有一个黑发的男人。
母亲死了,这个男人哭的很悲。哈莉似乎还能感受到梦里,那个男人的悲痛。回忆噩梦让哈莉头上的闪电伤疤很痛,她很想为梦中为母亲痛苦的男人悲伤一会。但她不能,她很明白,如果现在睡不着,明天就会没有力气承受姨妈家大量的劳务。
“哈莉!你个懒骨头,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我们好心收留你在这住!你就这么报答我们!”冷漠的姨夫再次把哈莉从床上揪着头发拉起来。
“放手!亲爱的!你不要动手!”佩吉姨妈拉开了姨夫“哈莉,赶紧去做早餐!等下我们要和你达力表哥去看电影!”佩吉阿姨顾着安抚丈夫,忽略了哈莉不舒服的表情。
“在我们回来之前,最好你把家里打扫干净,不然小心我不给你饭吃!”
姨夫出门前恶言威胁了哈莉,作为警告,他把门重重甩上,虽然反应及时但哈莉还是被门夹伤了手指。
这样的生活还要多久,才能结束。哈莉坐在庭院的石头上叹气。
“波特家的小鬼。你受伤了。”又是这个男人,这个黑发男人总是出现在哈莉姨妈家的附近,准确来说,只要哈莉.波特遇上麻烦,就能看到这个男人出现。
黑色的眼眸,明朗冷峻的五官。修长的身材,以及他不苟言笑的冷漠的表情。
“不…不用了…我…”哈莉还没来得及拒绝,手指已经被男人拉过去捏在手里。
“不堪一击。”男人一只手的指尖把弄哈莉的手指,另一只手在他自己上衣口袋里翻找出一只小玻璃瓶。里面装满了闪烁这诡异光芒的液体。
“不!不要!会痛!”
“不会比你被你姨夫打更痛!”男人暴怒的指责了一句小姑娘,哈莉被吓的愣住,手指也任由男人摆布“不要动就不会痛。”
类似药剂的液体刚沾上哈莉的指尖就消失了,仿佛融入了哈莉的骨血。
“动一下看看!”男人放开哈莉的手。
哈莉尝试运动了指关节,很棒,一点痛感都没有了。
当哈莉抬头想感激这个男人时,男人又像他来时一般不见踪影。
“哈莉!你个懒骨头!你死去哪了!”房子里传来姨夫的怒号,哈莉才发觉大事不妙,她忘记打扫。
作为惩罚,她挨了姨夫一巴掌,还不允许吃晚饭。
哈莉跑出来了,是偷跑的。她实在无法忍受了,逃跑,是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可是哈莉却不知道自己能跑到哪里去,她早就是孤儿了。
借着月光和路灯,哈莉仅仅能看清楚公园,她的眼镜再一次被姨夫摔坏了。
夜里的风很凉,凉到让人骨头疼。哈莉身上穿着破旧的二手牛仔裤,以及永远不合身的,大很多码的旧T恤衫。夜风吹动公园的枯草,路灯闪烁。颇有一种微妙的诡异感。
“波特家的小鬼。”男人总是及时出现在遇到麻烦的哈莉身边。“让我猜猜,你会出现在这里。你的姨夫又打你了?”
“…嗯。”哈莉犹豫了很久才发出小猫一样的回答,她不能说话,脸很痛。
“现在不回去吗”
“不想回…”
“在英格兰的十二月。我认为你是在送死。”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