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我

我愿醉他乡,不顾经年梦

【EC】婚姻关系(小甜饼,一发完)

喜欢!甜甜

韩清黎: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Charles是不相信这句话的,直到他结了婚。到不是说他们不再相爱、或者像大部分有矛盾的夫妻那样吵来吵去,相反,他的丈夫Erik依然对他温柔、友好、充满礼貌与尊重,唯一的问题就是——Erik实在太忙了,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在一起。


 


每天都是这样,他要一个人从双人床上醒来,在巨大而安静地房间里洗漱、吃早饭,然后一个人开车去学校上班。这让他想到了他的小时候,在英国大宅的那段日子。那时候他还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但是他几乎见不到他们,偌大的宅子把家人的距离隔得老远,如果没有Raven,Charles无法想象自己要怎么熬过那段时光。当然,事情总有两面性,那段时光让他学会了如何忍受孤独,学会了如何藏起自己的脆弱,永远当一个彬彬有礼、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所以,在Erik最开始提出他工作太忙可能有时会在公司过夜的时候,Charles欣然的同意了。不光是因为他知道Erik有多么想成就一番事业,更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孤独。


但是,时间愈久,他就越难去维护这张“善解人意”的面具。他想发火,想和Erik争吵,想要发泄。


但他……做不到。


一是因为从小以来的教养,二是……Erik对他太温柔了,他会在无法赴约晚饭的时候道歉,会在彻夜喝酒开party的时候和他报备,会圈住他呢喃的说对不起,会在每一个重大决定的时候和他商讨……他总是对他那么好,好的那么残忍。


Erik是一个完美的丈夫,他没有办法对这样的Erik发火。所以他选择对自己发火,他痛恨自己像是那些哭哭啼啼抱怨丈夫未归的妻子一样阻碍着丈夫对事业的追求,痛恨自己有这样好的丈夫还不懂得珍惜,于是,他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


 


如果Erik在的话,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喝酒的。Charles抬头狠狠地灌了一口。可惜他不在,即使我晚上没有回去他也不会知道的。他悲哀的想到,扯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是的,每个周六,他都会到这里来借酒消愁。起初还有不少人来找他搭讪,但在几次碰壁后他们也就失去了兴趣。常年喝酒的酒客几乎都认识他,他们会帮他赶走那些找他调情的人。


毕竟,婚姻不幸的可怜人,哼。他们眼里的同情太明显了。


 


Charles通常不会喝的太晚,但是今天他趴在吧台上睡着了,直到酒吧关门的时候他才被酒保赶出来。深夜的纽约并不美好,尤其是十二月的。烈酒带来的余温几乎是瞬息间就被寒风吹散,寒意在无人的街道上狂欢,雪花拼了命的向唯一的暖源涌去。Charles打了个寒战,不知道是寒风还是烈酒的关系,他感觉自己的眼皮焦灼在一起。


大概,快到家了吧,Charles的脑袋已经完全停止了工作,听凭双脚带着他向前。


 


Erik很烦躁,那些什么都不懂的顾客老是提出一些无理取闹的要求,迫使他一遍一遍的修改提案。至于他的员工,他们总是什么也做不出来还抱怨连连,一个三分钟的提案他们总是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完成!


“是你对他们太严了。”全公司“唯二”的劳动力Emma总是这样说。


“我花了钱请他们来给我工作,我有权利提出要求。”这是Erik常用的回答。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Erik现在还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加班加点。他看不上其他人的提案,而Emma拒绝加班。


电话铃声打断了不断敲打的键盘声。


该死的客户,现在是凌晨!Erik愤愤得想到,准备直接挂掉。但是当他看到来电提醒的时候他愣了一下,Raven?她怎么会在这个点打电话?


“喂?”


“Erik你个混蛋、王八蛋、负心汉,你他妈的在哪里?”Raven的声音透过听筒在整个办公室里回荡。


“办公室。”突然被人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Erik还没反应过来。


“你和你的工作结婚去吧,你到底多久没回过家了!!你只会利用我哥哥的善良!!!”Raven的怒火几乎要具象化的扑到Erik脸上。


“什么?”


“该死的,你从来就不关心我哥哥,Charles喝醉了倒在街上,要不是Hank今天实验室加班回来正好遇到,明天你就要去法院开遗嘱证明了!混蛋,这是十二月!!”Raven的声音带着颤抖,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别的什么。


“什么?!”Erik这回是真的呆住了。


“滚蛋!”Raven直接挂掉了电话。


Charles怎么会去酒吧?他应该在家里睡觉才对!


愣了两秒,Erik抓起车钥匙冲了出去。


 


他是从19楼直接跑下来的,电梯屏幕上的那个红红的“1”,完全消磨尽了他的耐心。


他知道的,Charles从来不是一个会借酒消愁的人,即使是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也没有喝过酒。他还记得,那时候Charles抱着他哭了很久很久,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他父亲的事情。


而现在呢?他心情郁结,而你一无所知!Erik想到,脚下的动作又快了几步。


或许Raven说的是对的,他真的太久没关心过Charles,他总是在公司过夜,把自己泡在文件和工作里,他总觉得这段时间忙过了就好了,但工作总是永无止境的。或许,他真的需要一个长假了。


“Charles呢?”在无人的公路上把油门踩满,连闯了三个红灯之后,Erik成功的用25分钟来到了Raven的住处。


“他睡了”似乎是看到Erik狼狈的样子,Raven并没有过多的难为他。


“这不挺快的么,还天天不回家。”Raven喃喃道,随手抓起一边的毛毯扔给他,“你冻死了我可不负责。”这时候Erik才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一件衬衫。


 


Charles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到脑袋一片混沌,他摇摇头想摆脱那一片晕眩感,但是却遭到了自己大脑变本加厉的报复。


刺眼的光从窗户透过来,Charles有点痛苦的眯上眼睛。


中午了?他想到,Well,昨天好像喝太多了。


他躺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家。


什么情况?!不会吧?我喝酒喝到别人床上了?我可是有丈夫的!哦,对,丈夫,他可能现在还不知道我在别人家呢。Charles的心瞬间凉了一截。他努力的回想着昨天的情景,排列出每一个出现在酒吧的人,直到他看到了床头的照片。


Well,well,Raven.为什么是Raven?哦,昨天我好想是被Hank捡回来的。


Charles放心的重新倒回床上,但不到一秒,他又从床上弹了起来。


Raven家,我还是早点走吧,要不一会她肯定杀了我。揉揉剧痛的脑袋,Charles扶着床站了起来。


 


打开门的那一刻,他以为他还在梦里,不然他怎么会看到Erik在Raven的沙发上睡觉。他掐了掐自己,确定不是梦之后才后知后觉意识到是Raven通知了Erik。


Well,Erik……


他在愣了许久后向后退了一步。


这只是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Erik,毕竟自己喝了酒,还在街上睡着了。Charles对自己解释道。当然,或许他还有一个更自私一点的原因,他希望Erik留下来,虽然隔着一面墙,但他知道他在那里,他在那里等着他,而这面墙的距离,或许是近两个月来他们之间最近的距离了……


“Charles”


他看到沙发上的那个人睁开眼睛,从沙发上起来,然后一步步向他走来,然而他除了站在原地,什么也做不了……


 


Erik一直醒着,准确的来说在Charles开门的时候起他就醒了。他思考着开口说的话,却发现他的丈夫退了一步,似乎并不想看到他。


“Charles”他叫住了他,他知道如果不把事情解决,一切只会变得更麻烦。


他走近他的丈夫时才发现Charles真的瘦了很多,而且,那么的憔悴……他可爱的脸颊已经完全瘦了下去,鼻头的雀斑死气沉沉的依附在皮肤上,红润的嘴唇上一道道干裂的痕迹,棕色的卷发杂乱而微长,中间还几条银丝,就连那双永远神采奕奕的蓝眼睛也显得深沉而灰蒙。


他很心疼,那种有人用刀子一点点划在心脏上的疼。


他知道他不是一个好的丈夫,但是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完完全全就是个混蛋!


他在心里痛骂自己,眉头因为心痛而微微皱起,他想要拥抱他,他想要告诉他他会留下,他想要把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给眼前这个人。


“Charles……”他轻轻地开口,伸出手想要抚摸爱人的脸颊。


 


 


然而,Charles躲过了,那种面对陌生人般的,无意的躲过了。


他看到Erik的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大,右手悬在空中,尴尬而突兀。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点混乱……Erik,你该去上班了。”Charles胡乱的解释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真的只是本能……


“我送你回去。”他看到Erik慢慢的收回,灰绿色的眼睛里充满着他无法理解的情感。


Erik的眼里的感情是什么?难过?无奈?失望?


Charles看不懂,他只觉得,他要完了,或许Erik已经用尽了他的耐心,或许他们的婚姻对他也是一种折磨,或许他不回家只是不想见到他……Charles痛恨自己像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妻子般胡思乱想,但是他无法控制,虽然他承诺过会理解Erik的……


“不,不用了,Erik,你去忙吧。”Charles尽力扯出一个微笑,想要挽回自己的婚姻。


 


Charles的微笑还是和以前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了,Erik不知道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他只是回想起自己每次离开家的时候Charles都会笑着送他离开,让他不要担心。这些回忆本来是Erik的动力,驱使他工作的动力,但现在,这更像是一种惩罚。


或许……Charles之前的微笑也是如此的苦涩。这个想法让他感到胃部一阵抽痛,和胃一起抽痛的还有他的心。


“我送你回去。”他重复,或许Raven又是对的,他一直在利用着Charles的善良。


“好。”在短暂的惊讶后,Charles垂下了眼帘。


 


Erik没有打开广播,于是一路上都是死一般的寂静。一回到家Charles就以头疼为理由钻进了卧室,留下Erik一个孤零零的坐在客厅巨大的沙发上。


他知道Charles现在心神不宁,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抱住Charles,告诉他不管什么事都可以和他说,但是他悲哀的发现Charles在躲他。


他们的房子很大,空荡而整齐。他记得和自己在一起之前,Charles的公寓永远是乱糟糟的,而和自己在一起之后,Charles也总会把他整理好的房间弄得乱糟糟的。Charles总说乱糟糟的房子才有人情味,而那时的他总会反驳说Charles只是懒得打扫……如今看来,或许Charles是对的。


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终于被死一般的寂静打败,他想起他们都还没吃早饭和午饭,于是起身向冰箱走去。


但是,在他打开冰箱的那一刻,他简直想冲进卧室把Charles揪出来,向他大吼:“你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不过,他当然不会那样做,他只是默默地把冰箱里一排排的酒放进垃圾袋,然后拿起车钥匙出门。


 


他还是走了,虽然关门的声音很轻,但是Charles还是听到了。他一直没有睡着,他一直等着Erik进来和他谈一谈,可是什么也没有,他又要去工作了不是吗,Charles悲哀的闭上眼睛,然后听凭疲惫把他拖向黑暗。


 


他是胃疼醒的。


也是,喝了那么多,又少了两顿饭,不疼是不可能的。他艰难的起身,摸了两片止痛药。当他平复了疼痛之后,他觉得找外卖单以安抚一下自己的胃。但是当他打开卧室门,一股香味扑面而来,他楞了两秒,看到了厨房里那个熟悉的身影。


各种情绪在他的心里发酵,他感动于Erik的体贴又对他的反常感到不安。


“洗漱一下来吃饭吧。”那个低沉的声音让他感到安心,他决定暂时不去考虑其它。


 


他们沉默的吃饭,沉默的一起看了电视,然后沉默的上床睡觉,他看到了Erik的欲言又止,但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Charles意外的睡的很好,虽然他迷迷糊糊里他感到了他的胃依然在造反,但是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贴了上来让他感觉很舒服。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睡的或许没有自己觉得的舒服。


他整个人紧紧的团在一起,头皮和衣服上还有未干的汗迹,空调比他睡的时候暖了不少,而那个暖源正紧紧的从背后贴着他,双手环抱的放在他的胃上。


他轻轻的动了动。


“好点没。”声音从他头顶上传来,“学校要不要请假?”


Erik总是这样,他温柔的对他,又残忍的抛下他。Charles不想陷入他的温柔,他怕从此他就失去了孤独的勇气。


于是Charles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敢说话,他害怕他的声音会颤抖。


身后的双手慢慢的抽离,Charles下意识的抓住Erik的胳膊,又像触电般的松开。


“我去做饭,一会送你去上班。”Erik揉了揉Charles的乱毛解释到。


“学校很近,我可以自己去。”Charles的声音很小,他是真的想和Erik多待一会的。


“我送你。”有些时候,Erik就是那样的固执。


 


去学校的路很短,就是步行也不过10分钟的路程。Erik是开车的,所以时间就显得更短了,在这短短的路程他们没有说话,但是气氛已经比昨天好了太多。


“我到了。”Charles伸出手去开门。


“砰”车门上锁的声音。


“Erik?”Charles回过头,蓝眼睛里写满了疑问。


“我爱你。”Erik解开了安全带,凑过来亲吻了Charles的额头,然后打开了车门锁。


他目送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向学校里走去感觉到心里那个空落落的角落突然被温情充满,直到……一个陌生的男人靠近Charles并且拿出一枝花。


“他比你想的有魅力的多。”一个女声在Erik后面响起。


“Moira,你这样会吓死人的。”Erik回过头,而Moira正通过车窗框看着他。


“追求他的人不少,大家都觉得他婚姻不幸。”Moira耸了耸肩,她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你是个混蛋,Erik”


 


Charles向来不缺乏追求者,所以当同事告诉他有人送他花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但是当他上完课走进办公室看到自己的位置的时候,却着实吃了一惊。一大束玫瑰花直接霸占了他整个桌子,他排除了所有可能给他送花的人,一脸疑惑的走向自己的桌子。


 


“可以和我共进晚餐吗?


我看了你的课表不要告诉我你下午有课。


                                                     E.L.”


Charles捏着那张卡片笑出了声,在引来几位女士的目光后,他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美丽的女士们,你们需要玫瑰花么?”


 


 


这里是Charles学生时代最常来的餐厅,它很小,老板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店铺在老街的转角,Charles有些惊讶这家店居然经营了这么久。


坐在熟悉的落地窗前,他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候,他和Erik都还是大学生,他们会陪对方去上课,会为了考试一起奋斗到深夜,会为了摆脱家庭省吃俭用……那个时候他们几乎形影不离……


桌上的菜都是他喜欢的。


“你居然还记得。”Charles感到了一阵暖意从心里涌起。


“从来没忘。”对面的男人笑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其实你不用的,你知道的,那些花。”Charles戳了戳盘子里的食物。


“well,谁叫我的竞争对手太多了呢。”Erik扯动嘴角笑了笑,灰绿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嗯?”Charles愣了一下,“不不不,我并没有……”


“我知道。”Erik把手放到了Charles手上,“下午去看电影吧,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看过电影了。”


 


 


Well,Erik也不知道他们多久没有这样了,他们从电梯间一直吻到房间,疯狂的在对方身上摸索,用舌头探索着对方的口腔。他们抵着门做了一次,又在床上做了一次,像青少年一样头脑发热。


 


“我爱你,Charles”他亲吻着怀里人的湿漉漉的发顶,“你什么都可以告诉我的。”他的嗓音因为情事而低沉沙哑。


棕色的小脑袋摇了摇,又向他怀里拱了拱。


“叮叮叮”一声突兀的铃声从床头的那一堆衣服里传来。Erik伸出手拿出手机,直接挂了电话关了机。


“你会离开么?”棕色的小脑袋从他怀里抬起头,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你陪了我这么久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这样可没有什么说服力。”Erik用双手托住Charles的头,大拇指在他的眼角摩挲,“我红眼睛的小兔子。”


Charles挣脱了他的双手,又钻回了他的怀里,Erik静静的抱着他,过了一会,他感觉到怀里人轻微的颤抖。


“Charles?”他有点担忧的说道。


怀里人摇了摇头,微长的头发蹭着Erik的脖子。


“我很害怕。”过了一会Charles开口了,嗓音带着颤抖。


“我害怕这只是一场梦,我害怕醒来的时候又是我一个人,我知道这样很矫情,但是我控制不了。”


“我很抱歉,对不起,Charles。”Erik低低的呢喃,抱紧了怀里的人。


“不,你很好,可是我没有办法不去想你。我曾经许诺过会理解你的工作,可是我现在却像个怨妇一样的抱怨。我不想的Erik,我不想这样的。”


Erik扳着Charles的肩膀,让他稍稍离开自己的怀抱。


“看着我,Charles。”他说,“不要在这样好么?我爱你,不要假装坚强,给我一个让你依靠的机会好么。”他看着Charles的眼睛,那双眼睛是那样的湛蓝,让天空的光彩黯然失色。


“你会走么?”


“Never.”


 


 


Charles在空荡荡的大床上醒来,这让他怀疑自己只是作了一个梦。但是腰上的疼痛提醒着他一个残忍的事实——Erik又走了。


是呀,他要工作。别傻了Charles,生活不是童话。他自嘲的笑了笑,爬起来走出了卧室。


 


一推开门一股香气就袭面而来,他循着味道来到了厨房。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忙碌着。


“起来了?小兔子?”对方并没有回头。


“Erik,我以为……”无端端的,他感到鼻头一酸。


“以为我去上班了?”Erik打断他的话,手在围裙上一擦,向他走来。


“嗯。”他顿了一下,“你不用……”


Erik吻上他的嘴唇打断了他的话,“记得我昨天是怎么说的了么?”


“那你的公司?”


“我的员工们不是傻瓜,我付给他们薪水,他们应该为我工作。”Erik说道,“我是老板,我可以随意给自己放假。”


“你这是滥用职权。”Charles被他逗笑了。


“well,我想以后我可以很闲,或许我们可以试着领养一个孩子。”


“什么?”Charles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


“我记得刚结婚的时候你说希望安定下来就领养一个孩子。”Erik佯装困惑的皱起眉头。


“天呐!”Charles惊叫一声跳起来扒在Erik身上,“你是最好的丈夫。”


“我知道”Erik笑道,低头去追逐Charles的唇,“但我想与你共事的人还不知道。”


“不过,我想,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在亲吻的间隙,Erik如是说道。


 


 


——end

评论

热度(133)

  1. 不思我好大一只炸炸梨 ꉂ(ˊᗜˋ*)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