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我

我愿醉他乡,不顾经年梦

一锦【架空历史古代宫廷,女尊,GL,BG,BL】

一锦【壹】
无情最是帝王家。
这个道理,生在帝王家的人怎么会不知,什父母亲族啊,宫闱中,自幼教的是政治权谋,走的是血色满天,看的是刀光剑影,杀的是亲子手足。
宣皇女一族自正赏二十一年大破衵闫皇帝的江山,改国号为宣,立新政,定都盛京,从此天下为宣皇女族所统,已三百有五年。
快入冬了,霜雪把琉璃白玉瓦打出一层薄冰。倒映着大红的宫灯,天沉的厉害,叫人分不清白日黑天。
宣平殿内有人正愁,年轻的女子,婀娜的身段,扶摇鬓梳的整齐大方,一身素衣也衬得脸蛋极好看。这女子正是当朝女帝鹤帝的大公主宣萝。
下了朝,即使是公主,怕也不愿再桂冠压头,锦绣栖身。使唤人除去了多余的衣物饰品,送了口气。
宣萝正在恨,是了,宣萝是正统出身,其父上贵为尚书院谢环瑶之子。又贵为长女,于情理,长公主之位已是囊中之物。可偏偏中途杀出个三公主宣艾。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公主。三公主求见。”宫婢努了努身子通告。
“不见,本宫…”宣萝正在愁烦心事,不愿再见到这败坏她好事的宣艾。西北军事告急,母皇又凤体有恙,本来今日朝见应是她大展神威主动为母分忧之事,半路却杀出了宣艾,主动请缨。
“宣萝姐姐何事不愿见三妹,可是怨恨三妹今日快姐姐一步拿到了龙牌。”宣萝话还没说完,宣艾就大摇大摆的由两个宫娥扶着进了宣平殿。身上虽是平常锦缎,却金光灿灿好不快活。
“三妹哪里话,妹妹肯亲驾宣平殿,是姐姐的福气”宣萝眼尖,一下便认出了宣艾身上的新画帛,那虽是杏黄,却用极细腻的手法纺上了金丝牡丹。隐隐还可看见有孔雀临枝的模样,不用说,这肯定是内务府新得的孔雀游园锦绣。
那批锦布是西域进贡而来,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传言母皇不赐予任何人,就连父上贵为母皇身边的近人都没有得到一尺,偏偏现在赐给了宣艾。“三妹新画帛真是细致,若没猜错定是西域进贡而来的孔雀游园锦。”
宣艾还想嘲讽一般宣萝有眼不识泰山,反倒被宣萝截了,心下一恼,不过想想也对,连孔雀游园锦都不认得,恐怕就不是她宣萝了。
“大姐姐好眼力,正是那锦。母皇前几日赐给了我,许我作件新衣物,否则,我还想把这锦收藏起来的。”听宣萝一夸,更是得意了一番
“可我听说,这锦不止杏黄一色,更有贵紫红色,怎么,没一并赐给妹妹吗?”
宣萝的话倒是重重打中了宣艾的死穴,整个皇宫,谁不知道上几任长公主的朝服无一例外都是紫红凤鸟图锦。可不是因为喜欢而已,更是因为贵紫色象征长公主的身份与权贵。母皇赐给宣艾珍稀的孔雀游园锦,却不一定就是立宣艾为长。
“宣萝姐姐不知,布是母皇让我自己挑的,选自己喜欢的,妹妹自知不配贵紫色,便挑了这杏黄。姐姐看看,可合身。是母皇亲自赐的裁缝。”
“…是吗…”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