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我

我愿醉他乡,不顾经年梦

【知乎体】有一个富有生活情趣的家人是怎样一种体验(ec甜饼,一发完)

甜到悲伤

cherikpotter:


匿名用户 


12450人赞同了该回答


蟹妖,但是担心家里人发现,所以还是匿了233


-小的时候,在我们拒绝他用基因学论文作为睡前故事后,爹地彻底放飞自我,从此每天晚上九点半准时进行童话故事新说,男女主角都被他改成他自己和老爹:什么英国魔法学校校长的养子与德国魔法学校校长的养子搞上啦,什么德国海盗头子为了让母亲得到永生劫持了一只蓝眼睛的人鱼最后人鱼为海盗殉情啦,什么受到诅咒变成野兽的孤僻男人与乡镇教师之间的爱情故事啦····(此处省略12450个故事)


讲的那叫一个声情并茂绘声绘色,偶尔还在我们脑海中展现他脑洞里的画面。现在想想,我爹地简直就是同人界的大手子啊!




-爹地深信爆炸就是艺术,凌乱才是美的最高境界—— 他最擅长的事儿是轰炸厨房,爆破锅炉,烹饪黑暗料理,一气呵成,是绝命毒师中的豪杰。


其实吧,我觉得这都是我爸惯的,每次他做的玩意儿再怎么鹅心,我爸都会非常走心的夸奖,告诉他‘非常美味’,接着趁他一转身,面无表情灰常决绝的把黑暗料理倒进我和pietro的碗里。





某日,我爸坐在餐桌旁翻报纸,爹地问他今天做的蔬菜沙拉好吃吗,他目不斜视回答好吃啊;又问他芝士鸡肉焗饭好吃吗,他颔首说不错啊;再问土豆牛肉汤好吃吗,他还专注于报纸,用毫无起伏的语气夸奖,说简直是绝赞啊。我见爹地笑的蓝眼睛里亮汪汪的,心想大事不妙了,赶紧戳老爸的腿,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erik,nina刚刚往你碗里吐的口水好吃吗?”


“好吃啊——嗯?什么?”


后边太惨了我就不描述了,哎,手动为老爸点蜡。




其次呢,他精通于书遁——漫天飞书之术,体现在无论爹地坐在哪儿,哪儿的地板上就会迅速被书和零食碎屑覆盖,我爸作为一个严重的洁癖强迫症患者,这么些年简直快被他折磨死了(因此我家客厅的画面总是:爹地睡在沙发上边翻书边往嘴里塞薯片,我爸就握着个扫把,翻着白眼在他脚底收拾落下来的碎屑,如果我爸那天心情不好,可能回提起他荡着的脚丫子,挠到爹地笑岔气求情)




-夏天家里一楼淹水,老爸急忙出门想办法排水,他呢,从不知道哪里操出来个充气潜艇,带着pietro和nina从楼梯上滑下来, 在大宅内玩上了激流勇进和打水仗。我老爸带着排水师傅一进门,就被他扬手泼了一脸水——“erik, 高不高兴,惊不惊喜?”后来听说爹地被老爸摁在浴缸里·····第二天吃早餐时抱怨cant feel his legs(手动滑稽)




-我上小学的时候瞒着他买了一本五十度黑,他用钓鱼执法收缴了我的书,翻了几面后扔在地上,一脸轻蔑的对老爸说“我觉得他们玩的没有我们高级。”


我和pietro,nina不在家的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


ps:你俩买避孕套就买嘛,干嘛扯什么那是做棒棒冰的模子啊???pietro那傻小子还当真了好吧!你们再这样我就要坚决鼓励他在你们的套子里滴清凉油了喂!






-爹地能把任何节日变成愚人节。记得过复活节的时候,学校要求设计一个复活节彩蛋作为手工课作业,我和pietro在爹地的指导下用纸盒外层,鸡蛋壳,胶带和颜料做了个巨星复活节彩蛋,在学校展示完以后,这个巨蛋被刻意安置在老爸公司的门口,我爸下班后瞧见了,好奇的凑上去一看,结果打扮成兔子的爹地,猛的破壳蹿出来,用装填了紫红色颜料的bb枪射了老爸一脸···




-爹地上课的时候幽默风趣,备受学生尊敬,每年期末结课的时候,他的学生们都会送他无比多的礼物,以至于我们得全家出动才能把它们搬运回家,以前学生们往往选择赠送苹果,后来某年,他教了个名叫詹一美的学生,那个学生鼓动全年级送了他一箱情趣用品嗯········老爸刚对此表示喜大普奔,立马就被爹地脑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只得抱住箱子,去敲邻居thor叔叔家的门:


“loki,送你一箱情趣用品。”


“不要,滚。”






-别人家的孩子犯事后要不就会被关禁闭,要不就会被剥夺看电视的权利,然而我爹地制定的惩罚制度向来都画风新奇···


比如说,鉴于对食品卫生方面的考量,我老爸从来不准我们吃路边摊,我和pietro上小学那会儿不懂事,瞒着他在路边买肉串吃,然而什么都逃不过我爹地的法眼(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当时是如何暴露的,明明他从来没读过我们)特地带我们去了大学的实验室,打着学习的旗号,让我们观察寄生虫的形态,然后笑眯眯的说这些玩意儿都是从路边摊的食物里提取的···呕····吓得我俩再也没敢吃过···


又比如说,当年为了惩罚pietro在商场里溜购物车撞翻架子的事儿,爹地趁pietro上学,把他所有的球鞋都缝上了铁片···从此以后出门,他一旦跑远就会被老爸呲溜一下吸走,拖在后边像小尾巴一样,完全是极品羞耻play233333




-为了维持家中的氛围,爹地从来不跟老爸在家里吵架,但是对于斗嘴这种事儿,他和老爸均是乐此不疲,经常能打三四个小时的嘴炮不停歇(爹地:斗嘴是保持情趣的一环,不爽不要玩)


但有时候他俩斗嘴过火了脾气上来了(总体来说我爹地脾气不错,但是我老爸有时候真的挺毒舌的,所以···),就会陷入冷战,不过我爹地这人特别有意思,他所谓的冷战也跟别人与众不同:


那天晚上他们撕到我爹地晚饭吃了一半就放下碗回房间的地步,一小时后,他从楼上气势汹汹的冲下来,小短腿蹬的家里的木地板嘎吱嘎吱响。


“erik,我想吃夜宵!”


“亲爱的,提醒一下你,我们还在冷战。”


“吃完了再继续不行吗,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你的被子扔到后院去,满足你‘冷’战的心愿。”


“你是不是傻,我们盖一床被子。”


“对啊,你舍得我晚上冻成冰块吗?“


“现在是夏天。”


“我很怕冷,你看我一天到晚套个毛衣对吧。”


“··········服了你了,xavier教授。你想吃什么?”


·············


好了,知道你们很恩爱了,下一个···




那么就回答到这里吧,本单身狗感觉十分的心累——


发布于 2025-5-1



评论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