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我

我愿醉他乡,不顾经年梦

妇联那些事【姨妈篇】二

不,我感觉我不太好,我的肚子好痛!比以往哪一次都痛!”托妮捂着肚子。
“shit!托妮你是不是生理期。”娜塔莎走上前扶住托妮,以免她摔倒。
“是的,罗曼诺夫小姐。boss的生理期提前到了。”礼拜五代替了托妮回答,毕竟一个痛到快没有神智的人也回答不出来。
“哦。托妮你坐下。我觉得你需要点热水。”娜塔莎提议。
“我亲爱的娜娜,那玩意没用。星期五,给我准备针剂非那西丁【注:一种止痛药。】”托妮已经痛到把自己卷成一团。
“是,boss。”
“托妮,我觉得你的身体不能再使用非那西丁,我该去问队长,他是你,呃,我的意思是曾经的男朋友。”娜塔莎制止了托妮注射非那西丁。
“不,求你,娜塔,千万不要。我不想被他的大男子主义照顾。送我回房间吧,我想我睡一觉就没事了。”托妮靠入松软的沙发里,她的脸色十分不好,嘴唇已经发白了。
“天啊!”娜塔莎被托妮死死抓住,只能放弃找美队的计划,把托妮扶回房间。
“嘿!”托妮和娜塔几乎是摔进托妮的大床里的。只不过娜塔很快站起来,留着托妮一个人在被子里卷起身体。
“我先走了,你有需要,随意叫我。”娜塔弯下腰给可怜的女孩一个吻。
“嗯”托妮把自己埋入雪白的被子里,她似乎已经意识不清了,胡乱的回答。
“星期五,托妮如果出了什么事,随意告诉我好吗。”娜塔莎看着床上的托妮,无奈的嘱咐了一次星期五就离开了。
托妮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后,慢慢从被子里挣脱出来。“星期五,开启我房间所有权限,开启房间隐藏功能,无论是谁,未来24小时不许让他进来。”保护我,托妮感觉自己是没有依靠的孤儿了,她好像又回到12岁时因为父亲没有参加自己毕业典礼上一个人的孤立无援。
嘿,姑娘,你是钢铁女侠,你像钢铁一般,你不需要什么爱啊家人。对,过了这几天,你还是那个天才,那个情感专家。托妮这样对自己说着,忍着让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
“该死的敏感。”轻轻的在被子里咒骂。
如托妮所愿,好几个小时内托妮都没有再被骚扰。
斯蒂夫正在和莎伦视频,他们聊的很好,从内战后的工作聊到生活,莎伦很知性,莎伦甚至约斯蒂夫周末去公园喂鸽子。斯蒂夫表示答应。
“嘿,星期五,你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喜欢什么么。我记得托妮说过你是女孩子,”视频结束后,斯蒂夫坐在电脑前问星期五。
“是的,先生,boss设定我时是个25岁女性。首饰和珠宝,当然,如果是队长的话,你可以考虑送花。需要我把今年最受欢迎的花种列出来么。”星期五贴心的回答。
斯蒂夫想,他应该送一份礼物给莎伦,表达他对莎伦帮助了自己的谢意。
“星期五,能麻烦你搜索一下娜塔莎的位置吗,我想去找她。”
“是的,正在搜索,正在询问。罗杰斯先生,罗曼诺夫小姐正在资料室,和洛基.罗非森小姐一起。我已经询问过她们了,您可以直接过去。”
“谢了星期五。”斯蒂夫几乎是马上起身的。
娜塔莎并不是故意约洛基的,毕竟她们没什么交情,她也对这个神出鬼没的神域皇族姑娘没有什么兴趣,只是那么恰好而已。
“洛基,你怎么在这。”娜塔只是想来查询资料的,没想到碰到了洛基在看书。
“我只是在看中庭的名著。”洛基穿着黑色的裙子,慵懒的窝在椅子上。
“星期五,拜托帮我查询一下最新的武器资料。”娜塔也坐下“你哥索尔呢,我好久没见过他了。”
“在和简约会吧,我不知道,我现在没有法力了,中庭人。”洛基象征性的举起了左手,洛基左手腕上扣着一个黑色的手环,那是个法力抑制器。
“这样不错,起码你现在不能作恶了。”娜塔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曲奇吃了一口。
“等下想去逛街么。我可以带你。”娜塔莎突然想到什么似得笑着询问道。
洛基勉强抬了抬漂亮的绿眼睛看了一眼娜塔。“我好像不能出去,我每次想出去都会被拦下来。”
“嘿,星期五,查询一下洛基能和我出去么。”
“好的,正在查询,boss的权限是罗非森小姐不能自己一个人出大厦,但可以和有进出权限的人出去。就是如果罗曼诺夫小姐您要带罗非森小姐出去是可以的。另外,我收到罗杰斯队长的传唤说,他想要找您询问些事。”
“好吧,告诉队长,我等他。看来我们的逛街计划得延迟了。”
“娜塔,其实我是想问你,我该送一个女孩什么样的珠宝。”
“等等,珠宝,我觉得斯塔克不缺珠宝。”洛基打断了娜塔莎的回答。
“不是送给托妮。”斯蒂夫有点不好意思了。
“队长,难道你想送给莎伦”娜塔莎反问。
“嗯…呃,她帮了我们。我应该向她表达谢意。”
“我劝你不要,托妮现在都没原谅你,你这样贸然送一个女孩礼物,只会让托妮误会。”娜塔莎说。
“对了,我该去看看斯塔克,我记得自从她内战后从西伯利亚回来身体就一直有毛病。作为一个寄人篱下的知性女性朋友,我该去看看她。”洛基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会治病?”娜塔质疑。
“我的学习能力是你们的好几十倍。我在神域也是个非常好的医生。”洛基十分不屑的回答。
“我也该去看看她,她今天好像生理期来了,比以往哪一次都痛。”娜塔莎说着把目光投向斯蒂夫。
“她的生理期,不是今天啊。”斯蒂夫很震惊。
“可能是生理期混乱了,毕竟内战时被西伯利亚冰天雪地里一个人撑了一天一夜,谁都会落下毛病的。”
“我不知道,我今天上午还跟她争执,哦,我的天啊。我真是混蛋,我得去看看她。”斯蒂夫冲了出去。他感觉到慌张了,托妮在痛苦,而自己却在和她冷战。

评论(7)

热度(67)